In the persons diet programs he also faces difficulties as a result of the twin problem as youll order generic viagra There exists practically a flip side to points as it is with all things in viagra cheap prices Another stage is, the arteries relax and expand and the penis is entered by an viagra buy online Today we wish for to summit nearing what did you cheap viagra usa Health-related problems include illnesses such as diabetes, kidney disease, high blood pressure, heart disease and vascular disorder (furring of. viagra online 200mg While maintaining the spouse for a restricted test, the re-search staff cheap viagra online Individuals who are using Cialis or Viagra incorrect are frequently the people that cheap drugstore online Impotence or erectile dysfunction occurs because of the absence of nerves between brain and manhood which actually purchase viagra online Of buying such items from online stores, cheap viagra For those who happen to be supplied with the generic viagra 120mg
Close

馮君藍

馮君藍好棒!  (再麻煩加上藝術家介紹)

起雲者 Who Forming the Cloud

此作屬「自然園丁」系列,闡述人與大自然之間的關係。人被視為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卻因承載了上帝的屬性,被賦予了自由意志,會思想、會創造,同時也是超越自然的。

 有別於其他生物,人具有求知本能,可以累積知識。動物天生具有求生本能,卻不會、也不需要去認識宇宙為何?更毋須理解所謂的倫理道德,人則截然不同;人累積了各種知識,會不斷進步、不斷超越,具有超越性。超越性本該是人為了更接近上帝,透過不斷地自我超越,最終成為上帝立約的伙伴,承接他受造的天職,成為「自然園丁」,然而大多數人忽視了自身價值,僅僅為了求生,匆忙度日,藉著追逐金錢、權利及填補永不靨足的慾望,來逃避他因超越的天賦而相應承當的天職,以致內心空虛焦慮,在錯誤的方向中,造成自身與大地的破壞毀滅,最終還是破壞了自然。

 人既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所造,被賦予超越自然的能力,當然也具有創造力。「起雲者」中的手既是上帝之手,亦是被賦予創造力的人類之手,手裡握的木棉象徵一朵雲,這朵雲很鬆、很脆弱,代表著大自然,就好像大自然在人類手中。我們被賦予管理自然的天職,還具有創造力,不斷精進的現代科技也證明,人類可以用人造雨來改變氣候,甚至在基因工程上有卓著成就得以操控生育,繼續發展下去,我們被賦予的能力也有可能導致可怕的後果。此作提醒我們,大自然正如這朵雲般脆弱,我們既要善用如此寶貴天賦,更要謹慎看待使用我們的能力,以至善盡管理之責。


主之始女

主的使女

The Lord’s Handmaiden

“I Am the Lord’s Servant, May It Be to Me as You Have Said”

這幅照片拍攝於台灣排灣族福音歌手郭曉雯姊妹離世前六天。曉雯於懷孕初期檢查出罹患直腸癌,醫生要她立即拿掉孩子以利抗癌。經過一翻天人交戰,曉雯最終拒絕了醫生的建議,堅持保全胎兒。懷孕期間,她吃足苦頭;幾次血崩,身體劇烈疼痛,不能成眠。皇天不負苦心人,曉雯終於產下一名健康可愛的女娃兒,取名樂宣。但是由於錯失最佳的治療時機,癌細胞擴散。之後的三年,曉雯雖然歷經幾次大手術,摘除多重器官,化療,最終仍不敵病魔的摧殘。在她離世前六天,我受命拍攝曉雯最後的容顏,曉雯的丈夫宗民在電話那頭向我請託:因為她很喜歡你拍的肖像所傳遞的訊息。我如何拒絕?卻惶恐不已,生怕辱沒所託。那時曉雯已命在旦夕,幾乎喪失視覺,僅剩下一半聽力,宗民小心翼翼的把她從輪椅抱到座位上。但即使如此,曉雯卻未曾失去她發自內心發自靈魂深處的美麗與笑容。她發現我的緊張,遂以無比的溫柔安撫我:你別擔心,我可以,儘管把我們的工作做好。只因為神的愛與她同在,叫曉雯深信死亡對主的使女而言,不過是帶領她通向另一嶄新存有的門檻。鏡頭前的曉雯,儼然是一名聖徒,向我們見證了,愛更勝於求生,愛比死更堅強,聖潔的愛甚至聯結於永恆。

被賣為奴的約瑟

被賣為奴的約瑟

Joseph, the Man Who was Sold to Slave

因約瑟是他年老生的,雅各愛約瑟過於愛他的眾子,他獨厚約瑟,給他做了件體面的彩衣。這或者令本來恃寵而驕的約瑟愈發自戀,自命不凡。終於,約瑟同父異母的兄長們,因心生忌恨,伺機把約瑟賣了,教他淪落埃及為奴,開啟坎坷的命運。

約瑟從雙親的嬌兒一夕為奴,但這危難卻也成就扭轉性格與命運;開啟他信仰的轉捩點。若干年後,生性聰慧,力爭上游的約瑟,深得主子(埃及法老的侍衛長)的賞識與信任,取得管家的位份。他未曾辜負所託,更善於經營,致令主子的家業蒸蒸日上。但不幸約瑟外貌俊挺引起主母垂涎,他拒絕誘惑,不肯就範,致使不能得逞的主母惱羞成怒,反誣告他性侵。或許主子並未盡信妻子所言,約瑟雖然因此入獄,卻逃過一死。再次落難的約瑟未曾自暴自棄,即便在獄中,他也贏得牢友和獄卒一致的敬重,並最終在被關押了數年之後,得契機以天賦解夢的能力,為埃及法老解夢,並且就夢裡所預示的危難提出有效的建言。或者當年埃及王室政治詭譎,法老身邊沒有可信任的人,約瑟竟然被提拔,攀升宰相大位。之後,體察天意的約瑟,輔佐法老使埃及安然度過夢境果然成真的七年災荒,並且拯救了自己同樣因災荒陷於絕境的家族。約瑟對天意與命運的感念,使他得智慧,足以化解當年與兄長的恩仇。約瑟的一生教我們看見人蛻變可能性。

哈拿 Hanah

哈拿 Hanah

以利加拿娶了兩房妻妾,其中一房,名昆尼拿,有兒有女;但另一房哈拿,卻一直沒能受孕。雖然以利加拿從來沒有因此輕視不孕的妻子,但哈拿卻耿耿於懷,感受羞辱。

這天,哈拿隨夫君前往聖所獻祭,並逮著機會把滿腹的委屈盡情向神哭訴。哈拿祈求神好歹賜她一兒半女;信誓旦旦,所求若蒙應允,日後必將所得的孩子敬獻與神。說到激動處,淚眼潰堤不能自己。這一幕剛巧給大祭司老以利瞅見了,待上前一問,得知原委,以利於是安慰哈拿,並為她祝福。

不久,哈拿果然懷孕,生下一個兒子起名撒母耳。及至孩子斷奶,信守然諾的哈拿取得丈夫同意,就此讓小撒母耳學習在神的會幕中供聖職。未料當童子撒母耳長成之後,竟成為以色列士師時代的歷史中,最後一位、也是最偉大的一位士師。

若從現代人的觀點,哈拿不過是一個受制於傳統桎梏的平凡婦女,而她一早耿耿於懷者,不過是小我的榮辱得失,又拋出利益交換的條件,以賄賂超越的上帝。但出人意表的是,耶和華上帝卻仍然以慈悲遂了哈拿的心願,甚至祝福抬舉她的孩子,使撒母耳在上帝的歷史計劃中舉足輕重。

哈拿畢竟是懂得好歹的,她在所求蒙神應允之後,突破了自身心眼的局限,沒有把眼光停駐在神所賜與的,卻轉而定睛在那賜與者本身。她終於能夠明白,人生在世所能擁有的一切都繫乎萬有根源的造物者;個人的榮辱得失、世俗價值的貧富貴賤,都沒有終極性;擁有或未擁有這些,其實都無關生命宏旨,就不值得因此而自卑或驕傲,無庸執著依戀;所當在乎者,唯天命是賴。於是哈拿學會了捨得。

哈拿的故事教我聯想所敬仰的攝影家范毅舜先生所著《海岸山脈瑞士人》,記述數十位飄洋過海,把大半生青春奉獻給台灣的天主教白冷會的修士們,以及他們每一位背後都有一位捨得為愛神愛人,奉獻自己兒女的母親。

嫩枝

嫩枝

我要將香柏樹梢擰去栽上,就是從儘尖的嫩枝中折一嫩枝,栽於極高的山上; 在 以色列 高處的山栽上。它就生枝子,結果子,成為佳美的香柏樹,各類飛鳥都必宿在其下,就是宿在枝子的蔭下。 田野的樹木都必知道我-耶和華使高樹矮小,矮樹高大;青樹枯乾,枯樹發旺。我-耶和華如此說,也如此行了。 — 聖經 以西結書十七章二十二節至二十四節

I will also take a sprig from the lofty top of the cedar and set it out; I will pluck from the topmost of its young twigs a tender one and I will plant it on a high and lofty mountain. On the high mountain of Israel I will plant it, that it may bring forth boughs and bear fruit and become a stately cedar. And birds of every kind will nest under it; they will nest in the shade of its branches. All the trees of the field will know that I am the Lord; I bring down the high tree, exalt the low tree, dry up the green tree and make the dry tree flourish. I am the Lord; I have spoken, and I will perform it.

— Ezekiel 17:22-24, Holy Bible

懷中信使

懷中天使 ── 馮君藍攝影個展 The Lord’s Messengers, Solo Exhibition of Stanley Fung

那天使嬌弱無助的倒在我心懷中,卻以他的不堪成全造就了我…。

 「生之心原本於愛」,愛既是生命一切之所以發生的原因,愛也是身而為人,在我們有限的生命週期內,該當學習的功課、應然實踐的天命。人類是一切生物中對愛的需索量與感受性最高的物種,從一顆受精卵到初生的嬰兒,以至長大成人,至少二十個寒暑,若沒有持之以恆的愛來澆灌,肉身與心靈如何長成?而一旦受照顧者長成了,他與愛之間的聯繫,就必須從一個需要者的角色,轉變成一名供應者的角色。作為愛的本體的造物主,乃是藉著一個普遍化的人的生物性程序,把「愛」這個核心性的生命任務,置入人類的生命中。就此看來,一個猶需父母照料的孩子,就也不只是一個單向的支取者,而同時也是一個愛的呼喚者、催生者和成全者。孩子實質上是父母懷中的天使,以他們的嬌弱和無助,誘使、引導、激發,甚至是鞭策著為人父母者,迫使我等離開自私自利的自我中心階段,去學習、去認識、去接納,進而去供應、支撐他者的生命需求,令自己成為堅忍、強大的愛者,去體認自身侷限以及未曾想像的潛力與可能性。愛的前提是以他者的利益為優先的,但結果卻是雙方的生命在這種共生的關係中一併得到成全。

Portfolio Item

Give us a brief description of the work you’ve meticulously created.